知否:以“性无知”为名,逼迫梁晗迎娶的墨兰,真的“单纯”吗?

盛四姑娘墨兰,是盛紘的小妾林噙霜的女儿。她虽不是嫡女,却在盛府享受着比嫡女还要尊贵的待遇。也正因如此,才滋养了墨兰凡事想掐尖的坏毛病。

但因墨兰生得一副楚楚可怜的可人模样,所以男子大体是看不出的,反而会觉得墨兰是一个柔弱与单纯的人。

在剧版《知否》中,粱晗第一次见到墨兰,就被她的娴静、柔弱给吸引了。第二次再见,又在诗词歌赋中,看到了墨兰的才情。于是,便头脑发热地对她产生了好感。

那时的粱晗觉得,墨兰聪明、单纯、美的不可方物。但那个时候,粱晗母亲属意的,却是墨兰的妹妹明兰。粱晗先入为主地被墨兰迷了心智,又觉得明兰寡淡无味,所以经历了一番波折后,终于还是将墨兰娶进了门。

然而,婚后不久,粱晗就后悔了,一是因为他本就不是长情的人,二是由于他发现了墨兰的秘密。

墨兰究竟有什么秘密?

她又如何凭借单纯、无知,嫁给粱晗的?

1.

在剧版《知否》里,墨兰是从小养在林噙霜身边的骄纵大小姐。她的母亲林噙霜虽是啥也没有的罪臣之女,却颇有手段。单是凭借妾室的身份,也能从盛紘那里得到田产、铺子、和管家之权。

墨兰自小长在林噙霜身边,听得多了、看得多了,耳濡目染就多少学会了一点。她很佩服林噙霜,所以不管母亲说什么,墨兰都言听计从。

都说女儿是母亲贴心的小棉袄,相比长枫,林噙霜更急迫地想给墨兰找到一处好人家。所以,无论是穿衣打扮,还是吟诗作对,只要能引起男人注意的招数,林噙霜统统都会让墨兰学上一学。

墨兰自鸣得意,常说:

“我是娘的女儿,盛家的四女儿,过着比嫡女都要尊贵的日子,上次诗会,我还夺得了头名,谁不高看我一眼。”

然而,本事学得再多,也要有用武之地才行。墨兰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总不能自己上大街上找男人去。唯一和她有接触的外男,也就是齐国公家的独子齐衡,和顾远侯家的嫡子顾廷烨了。

一个是国公府、一个是侯府,随便哪一个都比华兰的伯爵府地位要高。只不过顾廷烨好勇斗狠,是“秦楼楚馆”的常客,墨兰觉得他并非良配,便把火力集中在了翩翩公子齐衡的身上。

林噙霜得知女儿的心意后,也觉得齐衡是个不错的人选,为了帮墨兰拿下齐衡,林噙霜也没少教她与男人的相处之道。

这第一招,就是装“大家闺秀”。

墨兰自小在盛家“横”着走,喜欢“掐尖”惯了。所以在服饰上,也自要高妹妹们一头。一年四季,墨兰不是穿红挂紫,就是锦绣加身。与如兰、明兰说起话来,也是刻薄、跋扈,与“大家闺秀”扯不上半点干系。

可这样的墨兰,每每去见齐衡时,却穿的是大方得体的素色华服。矫揉造作、乖巧可人的模样,仿佛变了一个人。

得知母亲当初能俘获父亲,凭的就是比王若弗多的那点才学,墨兰便努力学习吟诗作对,动不动就要在齐衡面前卖弄一番。

然而,有心栽树树不成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墨兰的这些小心思,并没有打动齐衡,反倒撩拨了粱晗的心。

2.

墨兰第一次见到粱晗时,对他是不感兴趣的。她说:

“这梁六郎,传得有多体面多尊贵,可是闻名不如见闻。我瞧着,不过也就是像顾二叔那般,走狗斗鸡之辈罢了。”

后来,林噙霜要她给自己多留一条后路时,墨兰起初还不情不愿,推说梁六郎以后连袭爵都费劲,根本不可能给她高人一等的尊贵。

可见那个时候的墨兰,不要说“喜欢”,她压根就没看上粱晗。既然如此,那墨兰日后为什么要上赶着嫁给粱晗呢?

这个问题,粱晗和墨兰撕破脸时,也曾问过她。而且显然,对于墨兰心悦自己的说法,粱晗是半个字都不相信的。

粱晗说:“你嫁给我,分明是因为你妒忌你六妹妹,买通了盛家的门房,与我在玉清观私会,都是你与你小娘一手商量好的。你的娘也是这样,从官犯之女登上盛家的门面。你们母女俩何其狠毒,对我依样画葫芦,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,没有一句是真的!”

当初,墨兰自知嫁给齐衡无望后,便想到了之前撩拨过的粱晗。

粱晗与齐衡不同,他见到漂亮的女生就挪不动脚。墨兰深得林噙霜真传,天生媚骨,且又能与粱晗风雅地对诗几首,用不着太费力气,粱晗就腿软了。

原本,墨兰对俘获粱晗成竹在胸,却不曾料想,粱晗的母亲吴大娘子想要粱晗娶明兰,根本就看不上她。

墨兰气得发昏,尤其是听说明兰和吴大娘子交往密切后,就更坐不住了。林噙霜不甘心明兰压自己女儿一头,便出主意道:

“如今此事,只能兵行险招,孤注一掷了。若依我的意思,你就得忍下委屈,丢掉廉耻了。我的好姑娘,谁都是难着难着过来的。若我当时也是犹犹豫豫,哪还会有如今这般前呼后拥的好日子啊!我若不是抢着将你三哥哥怀在肚子里,那我早就被盛家赶出门,流落街头了呀!”

林噙霜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在她身边耳濡目染已久的墨兰,是明白她的意思的。

可墨兰被盛紘圈在家中,任凭有天大的本事,见不到粱晗也施展不出来。即便是混出去了,未出阁的姑娘与外男“私会”,也是全家丢脸的事。粱晗就是个花花公子,他真的有那么好,值得墨兰和林噙霜孤注一掷吗?

3.

关于粱晗值不值得嫁?

王若弗在得知吴大娘子中意明兰时,已经给出了答案。王若弗说:

“那梁家六郎,生得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又是伯爵公子,日后虽不袭爵,却也有万贯家财分,还有荫官。这么好的姻缘,便宜了明兰,叫我如何不恨?”

王若弗恨自己女儿如兰没能攀上伯爵府,林噙霜则是忙着给墨兰出主意,教她如何拿下粱晗。

林噙霜说:“这父母之命不要紧,要紧的是怎么抓住郎君的心。当初,你爹爹不是也先有了正室娘子,上头有老太太,那还不是破例纳我进门了?!又给了咱们田地、铺子,让咱们现在衣食丰足。”

所以,第二招,林噙霜教给墨兰的,就是“生米煮熟饭”。

在一些男人眼里,“性无知”的女人最单纯。所以她们即便是婚前与自己发生了什么,也是对自己的“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”。

当初,林噙霜就是凭借这招,骗过的盛紘。

要不是林噙霜为了让墨兰嫁进伯爵府,与盛紘撕破了脸。盛紘大概一辈子都会以为,林噙霜很爱很爱自己呢!

不过,墨兰和林噙霜当初的处境毕竟不同。她怎么说,都是受过教育的盛家小姐,“私会”男人,并与他“生米煮成熟饭”真的能做得出来吗?

墨兰起初是有犹豫的,可林噙霜煽动了她几句后,墨兰就下定决心要嫁进伯爵府了。她心一横道:

“母亲说得对,只要能嫁进伯爵府,脸面什么的都不重要!莫不要说盛家的颜面了,只有自己的颜面才重要!”

说罢,墨兰便换上了侍女的衣服,出其不意地在粱晗去玉清观那日,突然出现了。粱晗见过太多不解风情的世家小姐,见到墨兰后,他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。

墨兰见粱晗对自己有意,便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,半推半就地把自己给了他。

缠绵过后,墨兰装作后知后觉,然后哭哭啼啼地说:

“我和你不一样,若有朝一日东窗事发,你不过是被人笑几日罢了。我呢?我的终身都毁了。我一个闺阁之女,什么都给你了!我还是去死了算了。”

粱晗自然舍不得墨兰去死,可他母亲根本看不上墨兰,粱晗心里也是知道的。当初只顾快乐,如今骑虎难下,粱晗心里也是没了主意。

4.

墨兰最终还是如愿嫁给了粱晗,虽然过程波折了些,盛家上下也被她得罪干净了。

但墨兰却一点也不后悔,因为她得偿所愿,觉得自己嫁得体面。

按理说,墨兰嫁给粱晗,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。所以,嫁给粱晗后,他们真的能琴瑟和鸣、夫唱妇随吗?

显然是不能!

因为粱晗当时着急求娶,并不是因为爱上了明兰,或是墨兰,而是因为表妹春珂的肚子大了,须得有正房妻子了。他才在母亲的安排下,相看盛家姑娘。

论感情,粱晗对春珂那是从小到大的情意。对墨兰,不过就是贪图她的美貌罢了。且短时间的眉目传情,根本建立不起什么深厚的感情,与其说粱晗爱墨兰,不如说粱晗需要一个正房妻子。

而墨兰对粱晗呢?

虽然她嘴上说着:

“官人,我是心里有你的。当年金明池边,所有人都在打马球,只有你夸我的诗好,说我的画也好。我只是一心想要嫁给你,我怕你不要我。官人,我是真心心爱你的!”

可她当时之所以会选择粱晗,也无非是嫁不成齐衡,又妒忌明兰压她一头的“不甘”罢了。

两个离心离德的人在一起,除非有足够的筹码,让他们能“装”一辈子,否则又怎么可能幸福呢?

所以,墨兰能“装”一辈子吗?

不能!因为她自小“掐尖”惯了,容不得别人盖过她。所以,心中稍有不满,就会爆发,完全沉不住气。

至于粱晗,他就更不可能“装”一辈子了!因为他本就是花花公子,见一个爱一个,得知墨兰与他的偶遇是骗局后,粱晗没有当场发作,而是特意等到顾廷烨这个妹夫在朝堂上失势后,才与墨兰撕破脸。可见,粱晗心机深沉,对待没有利用价值的墨兰,连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。

其实,墨兰这一生还是挺不幸的。

前半生虽然在林噙霜的照顾下,没过过苦日子。却沾染上了林噙霜的“坏毛病”,终日里研究着怎么装单纯、装才情地去拿下男人。

孤注一掷地嫁给粱晗后,墨兰本以为可以凭借母亲教给她的手段,将粱晗管得服帖,却终究是作茧自缚,落得个“她不爱粱晗,粱晗也不爱她”的“表面夫妻”。

如果墨兰早知道结局会这样,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对林噙霜言听计从呢?

范热点娱乐——分享明星最新娱乐信息——网络信息乐趣多,相聚范热点时尚娱乐网

编辑: 范热点娱乐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微信:nvshen216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825366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